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干涉》。

在吞食恶鬼的第二天,吴天突然间睁开双眼,看了一下表,瞬间炸开了,已经中午了,他竟然迟到了一上午。

“卧槽,玩大了!”

吴天赶忙洗漱,穿好衣服,昨天一晚上的梦境,几乎把程凡的一生重新经历了一遍。

赶忙来到公司,对于吴天的迟到,竟然没有人追究。

正当吴天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宣传部的领导老陈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小吴,你可来了啊,米总叫你过去呢!”

“呃…叫我?”

听到这个消息,吴天有些头皮发麻,有些怀疑。

“对啊,赶紧去吧,米总都等了一早上了!”

“…我他吗……心态崩了啊!”

吴天忐忑的站起身,米总特意光临宣传部,在会议室等了一个上午,站在门外,吴天透过窗户看了一会儿,米总此时正在看着文案,看不出喜怒哀乐。

微微叹了一口气,吴天推开门走了进去。

“米总,你找我啊!”

“…精神不错,看起来休息的不错!…坐吧!”

“呃…哈…哈……哈哈!”

吴天尴尬着打了个哈哈,小心翼翼的坐了在了米总的对面。

随后,米总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随后打开电脑,打开了一段儿视频,播放给了吴天。

吴天笑着探头看了一眼,瞬间表情僵硬,播放的正是吴天在米万达头顶作夭的监控,这样自己看着自己,尴尬的同时还觉得有些小羞耻。

“能告诉我,你这是在干什么吗?…对了,监控中被你捉弄的老人,是我的父亲!”

“……”

这就尴尬了,那老头竟然后台这么硬,你家这么有钱就不要装保洁了啊,坑人呢不是。

不过当前这局怎么破,吴天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米总那一脸严肃的样子,摆明就是要问出个所以然,而且还不能瞎说。

“既然米总你都看到了,那我也不瞒着了,那天我偶然出门,撞倒那老…您父亲,我当时就看到米老,天灵盖黑云压顶,实在是不祥之兆啊,我就想着和米老那么有缘,能帮就帮一下了……”

吴天一阵添油加醋,把自己说的就跟悲天悯人的圣人一般,米总自己都感觉误会吴天了,要不是吴天中途扣了一下鼻屎,米总真当吴天就是圣人了。

“行了,你说的这些你觉得我会信吗?”

米总大手一挥,制止了吴天,说的太玄乎,谁都不会相信这种说法。

“不会信!”

吴天倒也爽快,早就料到米总不会信,果断承认了。

“……”

这么直接的承认了,这倒是让米军愣了,久久不语。

“那你对这个怎么解释,是在捉弄我的父亲吗?”

“绝对没有!”

“那你说怎么回事儿?”

“我说了啊,您不信啊!”

“你觉得我会信吗?”

“不会…”

“那你说到底……停,我被你给弄晕了!”

如此一来二去,米总发现被吴天饶进了死循环,要不是米万达对吴天很看

魔幻森林是一个美丽而又极富生命力,只是这个美丽的地方就像是带刺的玫瑰一样,危险也是她的主色调。

他的危险不仅仅是各种各样已经有了自我意识的生物,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危险的地形,在这里走不紧要注意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水里游的,还要时不时的注意脚下走的路是不是结实,是不是里面藏了什么玩意?

如果是大马哈的话,有可能你上一秒还在走路,下一秒就直接消失了。这就是从这个森林的危险程度。当然这还不是最......

但他的神情忽又变得严肃,压低:呀,不好!我师父…我师父…

一月十五日,局面終于有所變化。

變化不在城內,而來自神之尸們間的交流。

海嘯和雨水說服了一位非常強大的同類加入它們。這只騎著魔鬼魚的海影不知提出了什么條件,總之海嘯的表情有點難看。

基地內,戒嚴還在繼續。

理論上只要食物還充足,基地就亂不起來。而基地方除了囤積武器之外,最多的儲備就是糧食了。

在末世之前,隨著生產力的發展,食物早已不缺。而察覺到末世跡象的人聯政府便提前開始進行戰略儲備。臨海市內有夠三千萬人吃兩年的食物,現在只剩下幾百萬人,當然能吃很久。

新臨海基地不僅有末世儲備糧,還有各種食品工廠里的囤貨,以及牧場農場……普通幸存者視如珍寶的糧食,在這里已經可以自由貿易了,甚至政府在戒嚴期間還給你免費發放。

黑市的交易額就有很大一部分來自于跟徐小星賣糧食。

所以李樂之前關于基地會因為食物不足而出現種種問題的擔憂,似乎毫無道理可言。

本來還在睡覺的郭懷憂忽然驚醒。

他伸手給自己套上衣服,拿起狙擊槍,一邊出門一邊讓勤務兵給孫司令發消息。

“有敵人出現在四號糧倉附近!”

一只腦袋如同比目魚的高大海巨人手持骨戟,在地面上畫了個圈。

神之尸與青銅巨蟹魚貫而出。

一直以來,城墻都沒可能攔住少數會飛的神之尸。但直接飛到城內發動進攻,它們也會兇多吉少。

畢竟會飛的就那么幾個。連雨水和鯨落都只能在地上走,或者借海浪之勢短暫升空。騎著云鯨的那個神之尸還被武子奇斬殺在了第二分基地外。

新臨海的破城墻,在海水的沖刷下發霉發爛,卻始終屹立不倒。

而海影的出現,成功解決了這個問題。

這是和徐小星一樣的傳送能力,但范圍更大些。

旗魚載著海嘯從漩渦中殺來。

“海的子民!是時候向盜火種復仇了!”海嘯發出怒吼:“奪回父親的遺產!”

旗魚的速度很快,快到郭懷憂都無法瞄準。

精神力漩渦出現,拖住了海嘯的行動。

持續時間只有短短一瞬,但郭懷憂抓住了這個機會。

濃縮精神力結晶附魔的子彈發射。

這是來自高階食腦者,一塊頂幾十塊的珍貴結晶,全基地都沒有多少。

海嘯的腦袋被這一槍擊碎了三分之一。

“盜火種!”海浪拍岸的聲音響起,海嘯的腦袋緩慢而艱難地愈合。

郭懷憂卻毫不猶豫地射出第二槍。

兩槍過后,他的存在感降低了很多。

這是好事,敵人將更難注意到他。也就更難以躲避他的攻擊。

魔鬼魚背上,扁頭的海影看著街道上沖出來的軍人和逃竄的民眾,咧出一張詭異的笑臉。

李樂收拾細軟,拉著林茵上車。

他隨時準備跑路——如果這次不解決掉敵人傳送入城的能力,跑路是必須的。如果能解決,那基地還勉強可以再待一會。

看風景沒必要把自得意地點頭道:“這是我7歲時候就開的超市,已經開了好些年了。”

聽到這話路正行,猜想姚云的家里恐怕是這小鎮上的土豪,不然誰會花錢給7歲的小女孩開一間超市呢?

瓊麗也好奇地問道:“你7歲的時候開這間超市干嘛呢?”

姚云則簡單介紹著:“7歲的時候爺爺看我整天跑來跑去,不務正業,就給我找了一個家庭教師,他教我數學,后來由于我懶得計算,所以他們就開了一個超市給我,只要算準賬,收的錢都歸我!”

有錢人就是任性,路正行不禁咂舌。

路正行回想起自己7歲的時候,口袋里哪有一分錢,自己去超市看到很多想買的東西,都只能求大人,當然結果往往是什么也得不到,他不禁羨慕起姚云的童年生活來。

瓊麗注意到超市,沒有一個顧客便好奇地問姚云到這超市怎么沒有一個顧客呢?

為什么門口還有士兵把守?

姚云為此得意道:“他們得有我的通行證才能進來買東西,而我已經好幾年沒有發過通行證了。”

路正行好奇道:“那些士兵也是你們家雇的嗎?”

姚云含含糊糊地解釋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這些軍人只要你給他們錢什么都會干。”

此刻的瓊麗則是越來越懷疑眼前的狀況,她覺得這個姚云越發的不簡單了。

那么小的小女孩,7歲的時候就用一間超市,而且這超市由地球聯盟軍士兵進行把守。

瓊麗問姚云:“剛才那個老者是你的爺爺還是你的外公?”

姚云不滿地回答道:“當然了,我的外公就是我的爺爺,我的爺爺就是我的外公,我的爺爺就是我媽媽的爸爸,我就是我爺爺的孫女。”

瓊麗又提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你在這里你不擔心姚破軍會找到你嗎?”

姚云不屑地說:“他不敢到這里來,他要來的話爺爺會把他打跑的!”

這一家子可真夠亂的,老丈人會打女婿,而這個女婿竟然是聯盟軍的一位將軍。

路正行不行不近看像門口那位老人,他心里在琢磨這個老人到底是怎么樣一個身份呢?

瓊麗覺得還是盡快換上衣服,離開這里比較好,她總覺得這里有些古怪。

20分鐘后,三個人換上了一身周圍小鎮平民的衣著,離開了超市,離開超市時,老者在門口送他們一副戀戀不舍的樣子。

老人對姚云說道:“記著喝水吃飯,別光顧著玩兒!”

聽著這樣告別的交待路正行很是感動,如果所有的家長都能像這個老者一樣,那天底下的孩子該多么開心啊。

沒有走幾步,姚云就找出了一個口罩戴上,路正行也想戴口罩,瓊麗道:“你不覺得三個人都戴上口罩有些奇怪嗎?”

路正行和瓊麗沒有注意到,超市的那扇后門快速的打開了一下一個黑影閃了出來,動作迅速,身手不凡,修為絕不在岳達陽之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干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流量偶像到天王巨星

白眼镜猫

从流量偶像到天王巨星

安伯劳

从流量偶像到天王巨星

夜深人静*

从流量偶像到天王巨星

此人苟且至今

从流量偶像到天王巨星

月七儿

从流量偶像到天王巨星

夜轻雨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