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颠覆认知》。

他忽然发觉,一个人多情也是有来,这位仁兄的本事倒的确不小

阿保机吃惊不小,问道:“苏拉为何要杀斜涅赤?”

释鲁苦笑道:“前两年,苏拉霸占了斜涅赤家好多草场。斜涅赤回家以后,哪能容忍,将苏拉暴打了一顿。苏拉找我诉苦,又被我臭骂了一顿。没想到他不思反悔,反而怀恨在心。昨天夜里,苏拉拎刀去了斜涅赤家,本想趁斜涅赤熟睡之际,杀了斜涅赤。没曾想苏拉不是斜涅赤的对手,反被斜涅赤所杀。”

钦德哼了一声,道:“苏拉被杀,是他罪有应得。我们这次不疼不痒的惩罚,可能更会激怒那些没上过前线的人。下一步,谁露头我们就杀谁,我就不信,这些人还能反了天。你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各级带兵者召唤归队,以防他们被人所害。等社会风气好转以后,再回家不迟。”

阿保机和曷鲁感到事态越加危机,领命而去。

钦德严肃地对释鲁道:“你光提醒他们呢,你更要警惕啦。你还是将家眷接来这里吧。你住在自家营地,我不放心呀。再说,你住在这里,有了事,咱俩也可及时商量。”

这些年,钦德与释鲁形影不离,已成习惯。

回国后,释鲁经常不在身边,钦德反而觉得别扭。

再者,钦德也确实替释鲁的安全担忧。

被斜涅赤杀死的苏拉,可是释鲁的大舅哥,释鲁不替苏拉做主,当然会得罪苏拉一家人,那种仇恨,比对杀苏拉的斜涅赤还要严重。

所谓家祸难防。

燕奴早上就与释鲁大闹,被释鲁重重甩了两记耳光,才哽咽着罢休。

在军营生活惯了,离开了军营,释鲁确实也有一种不安全感。

尽管可汗给他筑了于越城,那不过是几堵土墙而已。

但释鲁心里清楚,他不能住进可汗大营。

可汗大营是契丹最神圣的地方,自己虽然位居契丹二号人物,一旦搬进了可汗牙帐,民间更会流言四起。

释鲁有自知之明。

钦德没让辖底搬进可汗牙帐,因为他没上过前线,基本没得罪人。

辖底虽然心中不快,也不好意思言说。

为安全起见,辖底只好让两个儿子回家居住。

两个儿子经过这几年的苦练,已是挞马军中的高手,一般人很难抵得过他俩。

阿保机和曷鲁的惩罚行动开展的比较顺利。

各部夷离堇听说契丹的三巨头带头受罚,不敢迟疑,也纷纷效法。

至于过去的那些贵族,表面上当然不敢与如狼似虎的兵士硬碰,可仍有流言在民间乱传。

一天,阿保机和曷鲁突然接到传令兵传来的可汗口谕,让他俩用最快速度去见可汗。

两人觉得,可汗如此紧急地传唤他俩,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哪敢耽搁,快马加鞭往可汗牙帐紧赶。

钦德半依在睡铺上,面容憔悴,咳嗽不止。

看到阿保机和曷鲁进帐,钦德勉强坐直了身子,哽咽着说:“你们的三伯父,于越释鲁,被人杀死在了家中。”

阿保机的脑袋轰一下大了,气氛有些凝重。武婷在外披上了一件大衣,好像里面仍然是那件半透明睡衣,刘参忍不住遐想。

责问的目光汇集在了刘参身上,他有些不自然,但强自镇定,目不斜视。

“我看到门上写的第一关,所以……”

“第一关?”赵茹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小萝莉。

其余几女恍然,御姐武婷眼中更隐有怒火即将爆发。

“我……我!”小萝莉吐了吐舌头:“第一关,不是测智慧吗?我就想看看他能不能看出我把门牌调换了!”

众人:……

还以为这也是一场考核呢!感情是场误会,早知道就多瞅两眼了,免得啥收获也没有!

不过,到了现在他至少知道了御姐的名字,嗯!还有那个萝莉叫小睿!

这算不算收获呢?

刘参苦笑的摸了摸鼻子。

几女凑到一边叽叽喳喳的议论后,受尽责备的小睿将刘参带到她的屋子。

屋子里家具都以天蓝色为主,摆放了不少布娃娃,还有就是一摞摞的书籍作业本霸占了半个书桌。

“我这一关是考智慧,按理来说,刚刚你已经失败了!”小睿一副大人模样,砸吧着小脑袋说道:“不过呢,我们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

“嗯!”刘参点头:“请出题!”

“我才不会出题呢,那太费脑子了!”小睿一指书桌上的试卷:“那里的试题你随意选取一张。”

“什么意思?”刘参一愣。

“就是让你做一张试题,八十分算及格,九十九分才满意!”

刘参:“这,有点强人所难……”

“当然,你可不做,但我这一关你是别想通过了!”小睿坏坏一笑后向外走去,临出门时扔下一句:“对了,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嘭!”,房门紧闭,刘参木然,怎么感觉这小丫头在有意为难自己呢?

让他做试题?有没有搞错?好像长这么大还没上过学呢!老头子是教了不少东西,但对于这些制式化教育的试题鬼才知道有没有用!

无奈摇了摇头,刘参坐到了书桌前,拧开台灯后发现,这些空白试题左上角都有日期。

这难道都是小丫头的作业?随意掂量一下,至少得有十来张吧!

乖乖的,现在上学的孩子太苦了!

刘参有些叹然,心中难免的同情了一下小丫头。

随意一扫,发现这些试题很熟悉,在刚刚拜师的那年,老头子就拿来让他做过。

当时可是错了一题便要挨一下板子,他记忆特别深刻!

“嘿!”刘参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老头子可爱了。

刘参埋头在书桌前奋笔疾书,一张试题只需三分钟。半个小时后,小睿丫头带着几女进来时,他正好做完最后一张,完成的试题散落一地。

愣了一愣,便听到小睿悲嚎:“惨了,惨了!你这么乱写乱画,我明天这么交作业啊?”

几女叹息着摇头,许是认为刘参败在了第一关,不合格!

陆小风也只好打起精神来。他忽春秋末叶,距今二千五百年②,

元神强者!

这四个字,仿若万钧重山,令任何听闻者,都感觉压力重重。

元神存在,在浩漭天地,在宙宇星空,都是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

现今的浩漭天地,元神级别的强者,十级的妖神,已知的就那几位。

元神境界者,拿。

仗著他給的河神護衛名號,打跑了隔壁村的壯漢之后。開始向村內人員索要財產,而且這是美曰其名供應上神。簡直和某些出家人打著佛祖的旗號一模一樣。

這事要不是小白偷偷過來投訴,陳默估計現在還蒙在鼓里。

不得不說,這一招的確是高。甚至一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颠覆认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狂物语

心象

狂物语

梧桐94

狂物语

弈澜

狂物语

叶阳岚

狂物语

春梦关情

狂物语

正太碾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