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头皮血流》。

那不仅是友情,还有种发自内心因为花金弓婆媳难对付,而是因

  人都是难以抗拒诱惑的,无论是谁。

  对于这种只需要努把力,下半辈子就能躺着苟全性命的达到八级的事情谁不愿意?

  这种问题可比穷困20年变成马云和每天中奖500万的问题更容易选择。

  不用谈,那肯定是……

  “不要!”陈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星神所说诱惑,人往帐篷内一钻。传出一句话:“上次我们说有缘相见,我觉得缘分不到时候!”

  这句话显然是逐客令了,虽说陈默也不是这里的主人,但他还是希望星神滚远点。

  “唉!”星神摇了摇头,眼见陈默油盐不进的样子。让他倍感头疼。无奈,这场赌局他只好认输了。“你说的没错,他果然不会答应。”

  帐篷内,陈默正等着星神“嘻皮笑脸”(死不要脸)的叙谈。结果……

  打开帐篷的并非是星神,而是他的大哥。

  陈昊天,辣个智商高到陈默无法形容的大佬。

  两人相见,陈默的第一反应是。

  怪不得星神能找到自己,有了陈昊天找到自己几乎是百分之一百。

  至于是为什么?

  当然不是因为对方靠智商推演,而是陈默箱子里面有追踪器。实时将自己的定位发给自己的大哥和二姐。这要是找不到,岂不是和有导航迷路一样扯淡吗?

  第二反应则是。

  自己是不是暴露了?

  随后又想起这几天的事情,觉得自己被发现的可能性不大。

  两人互相凝视,气氛有些沉重。

  陈默心底一阵风云变幻,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而陈昊天则是在考虑陈默为什么不开口询问,他是如何来的。

  一时间两人僵直了。

  “你不开口我来!”陈韵若的声音也从帐篷外传了进来。拉开陈昊天。

  陈昊天没有抗拒,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任由陈韵若“帮”他来说

  “弟弟!出来!”陈韵若声音不大,却具有独特的威严,让陈默不敢不从。

  “是马上出来!”迫于生的渴望,陈默还是麻溜的钻了出来。立正抬头的站在陈韵若面前。

  “我问你答!”陈韵若此刻的威严,压的陈默喘不过气来。与之一同遭殃的还有星神和陈昊天。

  陈昊天还好,毕竟同为六级,他也不害怕陈韵若的剑意。

  但星神就遭殃了,已经跌落到三级的他,受到这股剑意威压差点吓尿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能感觉一种剑在脊背的感觉。

  都说剑师剑意通天,威压万里。今日第一次相见陈默算是剑师到了。

  要不是他知道这个是自己的姐姐,他恨不得马上蹲防抱头。

  僵在原地的陈默不敢妄动,姐姐不会杀弟弟,吊起来打一顿岂不是易如反掌。更何况陈默经历过陈韵若爱的“拳脚”还是捆起来的那种。

  “好!”

  “八级梦师传承你想要吗?”

  “想!”

  “那你为什么不接受这个……委托?”

  委托一词咬的很重,陈默能明显感受到这个词语说出口的时候声音拔高了一些。

  然后瞥了一眼大哥陈昊天的脸色,那副了然的样子,让陈默感觉有的搞。

  陈昊天一直都是一副不言苟笑的样子,因为早在事情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他已经知道结果,大部分事情的“突然”发生对他来说只是一种““结果”罢了。已经知道结果的人还会因为结果感到惊讶/欢喜吗?

  那肯定是不会,当他做出表情的时候,肯定是有什么暗示。

  由于洞口的原因,星神“被迫”挤到最后一排,看不到此时陈昊天的表情,不然心底肯定也是一阵机警。

  大家都是聪明人,这种话不需要多说。

  陈默get到陈韵若的点,再加上陈昊天的暗示。他懂自己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了。

  陈默小心翼翼的回答,眼神还时不时瞥向陈昊天:“我这不是太弱了吗?”

  陈昊天给陈默一个赞许的眼神,陈韵若继续板着脸,“弱?是挺弱的。那就不接了吧!”

  “???”

  (⊙o⊙)

  我日,陈默惊呆了。他还以为是某种威逼行为,结果这样一玩,他还怎么开口?

  陈默求助似的看向陈昊天,而陈昊天又恢复到面无表情的样子。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一时间能隐约听到四个人的呼吸声。

  而星神正时时刻刻收到剑意的压制,心里难受的一批。

  他可不是陈韵若的弟弟,要是没注意被一刀砍在头上怎么办?

  担惊受怕再加上压抑的环境,哪怕他知道这是他们陈家三兄弟算计他一个,他这时候也得捏鼻子认了。

  星神举起双手,表示认怂。“行了行了,你们这一个两个的。我给还不

直到孟洛櫻走前何笙一直都握著孟洛櫻的手,這是超越生死的愛情。

如果有來生這段愛情可能得以延續,可誰又知道呢來生虛無縹緲。

葬禮上何笙附在孟洛櫻耳邊說道,如有來生定當再娶。

葬禮上李浩又帶人來了,左秋明對李浩說道如果敢搗亂定要他加倍奉還。

李浩說道哦?加倍奉還?怎么個加倍奉還法?

左秋明對著李浩一個巴掌下去,你試試就試試咯,你。。。你敢!怎么你還想打架不成?左秋明道打架恐怕你這幾個人恐怕不夠吧。

李浩捂著臉說道我們走,左家我可有你們的把柄不要太猖狂了。

左秋明道隨時奉陪,你李浩只要別后悔就行。

就這樣李浩帶著一眾落荒而逃,這讓何笙對左秋明此人改變了看法。

原本何笙對左秋明的看法只是紈绔子弟而已,這次李浩的挑釁被左秋明擊退,看來紈绔子弟也有正經時候啊。

由于孟洛櫻的離去左鈺君病情復發,這次更為嚴重。

左鈺君整天在床上躺著,身邊離不開人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顧。

轉眼到了冬天由于財力不支沒有繳納暖氣費用,寒冷侵襲著左鈺君病情也一天比一天嚴重。

終于在一夜大雪之天撒手人寰,何笙經歷了太多太多了。

難道真的像兒時的兒歌那樣人不容鬼不納嗎?可何笙不甘心啊。

為了還錢何笙打兩份工,白天天依公司上班雖然從新開始薪水也比以前沒什么變化。

晚上就在娛樂場所賣吃的,一晚上三四百還是能夠的。

就在何笙勤奮的還款之時,身體也一天一天垮掉了。

終于有一天胃出血了,送往醫院的時候人就不行了。

可何笙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就感覺胃疼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當何笙發現人們看不見他聽不見他也摸不到他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死了。

就這樣何笙漫無目的的流浪,以鬼的角度看人生百態。

有為了生計一兩點起床賣東西的人,也有為了生計冒險犯法的人。

更有為了生計不顧生命安全的人,這些人都是為了活著。

可活著為了什么呢?僅僅為了來這世間走一趟嗎?

何笙他也不需要思考了,因為他已經是一個游魂了。

何笙就這么飄啊飄飄啊飄,飄到了一個開滿紅色花朵的地方。

忽然刮起一陣大風紅色花朵隨風飄起,成了一個紅色的小漩渦。

大風過后何笙睜開眼睛,一位紅衣女子出現在眼前。

何笙問紅衣女子道你是誰?紅衣女子道你沒必要知道我是誰。

你只要知道我是來渡你的人,來渡我的人?你是黑白無常嗎?

不是我只渡你其他人才是黑白無常,只渡我?

我有什么特別嗎?何笙問道紅衣女子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所經歷的,都是歷劫為以后你的大乘做基礎。

大乘?大乘是什么?何笙問道你沒必要知道紅衣女子道,你只需要知道你今生遇見的人下一世也還會遇見。

也會有機會恢復今生的記憶,至于能不能恢復看機緣了。

說完這些紅衣女子便不見了,何笙也什么也不知道了。

“可是乌龟却会喝酒,,有如两位这般光明磊

楊磐在因為饑餓而失去理智的時候,其身體已經本能的進入了怒喰狀態,因此他咬向史矛革胃壁的這一口力道也是極大,

若是楊磐的這一口咬在了裝甲車和坦克上,甚至都能夠從其上撕下一塊鋼板。

然而,就是這么大威力的一咬,落到史體。

“抓好了,這風有古怪!”胡五四用力喊了聲。

何止是有古怪,林肅看得很清楚,這灰色的風中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個小人形,每個小人都手持著兵器,有人的四肢,但看不清臉,作勢要朝眾人襲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头皮血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魔王的修仙史

梦里战天

魔王的修仙史

太上真君

魔王的修仙史

惶然烟雨

魔王的修仙史

秋有火

魔王的修仙史

火红的炽热崽

魔王的修仙史

亲吻指尖